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霍格沃茨新教授 > 第十一章:火車上見聞
    夏然輕輕巧巧提起貓頭鷹艾德思娜的籠子,另一只手則提著行李箱,他早就給行李箱施加了輕巧咒語、減重咒語,看起來非常巨大的一個行李箱,其實不比一本書重多少。

    因為列車上的學生們紛紛給他讓路,他完全用不著從人群中擠過去,相反,他走得非常輕快,并對學生們點頭微笑,以示謝意。

    學生們則在猜測他究竟會是哪一位教授,黑魔法防御術課?還是戰斗課?許多人都抱著極大的興趣盯著他看,他反倒感覺有一些不自在。

    夏然索性一路直接走到了火車末尾,相比起其他車廂來,這里的人少了許多,他進入一個無人的包廂中坐下,總算感覺好了很多,也清靜了許多。

    他放好貓頭鷹籠子以及行李箱,閑來無事,便隨手抽出一本雜志翻看。

    過了一會兒,兩個紅頭發的雙胞胎兄弟走到最后這一節車廂來,就在夏然隔壁包廂中放好東西,他們是弗雷德與喬治這一對韋斯萊兄弟。

    “弗雷蒙教授!眱尚值苷f。

    “哈利和羅恩呢?對了,還有金妮呢?”夏然笑問,但他已經猜到了哈利和羅恩的情況,恐怕與原時空中一般無二,被多比施法擋在了九又四分之三站臺外,根本進不來。

    “誰知道呢?反正他們兩個沒進來,或許覺得乘坐特快列車無聊,生出了冒險的念頭,想要試試看看逃離霍格沃茨特快列車是個什么情況。金妮則和一些小女生呆在一起!眴讨温柫寺柤绨,說道。

    “嘿,喬治,這真是一個好點子,我喜歡,要不我們下一年就這樣做?”弗雷德笑著說道。

    “我們先看看哈利和羅恩的結果再說!眴讨握f,“我們雖然喜歡冒險,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做好了準備才動手的!

    “弗雷德、喬治,你們原來在這!本驮谶@時,一個黑皮膚少年走了過來。

    “李,這位是我們的戰斗課教授,弗雷蒙教授!眴讨谓榻B說,“弗雷蒙教授,李·喬丹,他是我們的好朋友,也是格蘭芬多的一員!

    “弗雷蒙教授!崩睢痰ふf。

    “李,有什么事?”弗雷德、喬治同李·喬丹離開了最后一節車廂。

    嗚嗚~~

    不一會兒,火車笛鳴響,轟隆隆聲響中,列車啟動了。

    “看來,如同原時空中一樣,哈利、羅恩真被多比阻擋在了站臺外面,雖然兩人現在還并不知道具體是怎么一回事就是了!毕娜恍南,探頭凝望窗外,九又四分之三站臺很快就被列車甩得不見了,站臺上面送孩子上學的家長們同樣不見了。

    “抱歉,我們能夠進來嗎?”忽然一個女子聲音將夏然的注意力拉回了車內,他收回視線,轉過頭來一看,自己包廂外面站著一男一女兩個小巫師,一個憨厚的圓臉男孩,一個看起來似乎有些驕傲的棕發女孩。

    夏然覺得自己認出了這兩個人是誰。

    看了看夏然,棕發女孩好像顯得有些緊張,圓臉男孩更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扯了扯棕發女孩衣袖,嘟囔著說:“赫敏,我們還是再找找吧,萬一還有空閑的包廂呢?”

    到這個時候,最后一節車廂中也差不多坐滿了。

    “額,先生,你是教授對吧?我叫赫敏·格蘭杰,他叫納威·隆巴頓,我們都是格蘭芬多的學生。教授,請問我們可以進來嗎?”赫敏連珠炮一般地說著。

    “當然!毕娜粨]了揮魔杖,赫敏和納威的行李便自動飛到了架子上。

    這兩人可都是原時空中的重要人物,尤其赫敏,她更是主角三人組之一,納威也是一個內心潛藏了巨大勇氣的小巫師,夏然愿意同他們結識。

    當然了,他現在的身份是霍格沃茨戰斗課教授,赫敏、納威反而在他面前比較緊張。

    “我想你一定就是弗雷蒙教授了,哈利、羅恩他們在信中提起過你!焙彰舾杏X有些尷尬,沒話找話地說道。

    “赫敏·格蘭杰,非常出色的一個小女巫,哈利、羅恩他們對你可一點不吝嗇夸贊之詞!毕娜恍α诵,道,赫敏的確是一個非常出色的女巫,原時空中,第二次巫師戰爭結束了十幾年后,她更是坐到了魔法部長的位置。

    聽見教授的夸贊,赫敏明顯很高興,喜上眉梢。

    夏然看向一旁顯得還是十分緊張地納威說道:“納威·隆巴頓!

    “啊,是,教授,我在!奔{威明顯被嚇了一跳,頗為手足無措,求助似地看向赫敏。

    赫敏給了他一個放心眼神,納威略略安心。

    “別緊張!毕娜恍Φ,“納威,我認識你奶奶,她還給我寫過信,讓我進入霍格沃茨以后鍛煉鍛煉你的膽量!

    “教授,我奶奶認識你?”納威頓時一臉驚訝,他都不知道自己奶奶認識弗雷蒙教授。

    “當然!”夏然揚了揚眉毛,笑道,“怎么?你奶奶沒對你提起過嗎?”

    納威搖了搖頭。

    其實,夏然同納威的奶奶認識,并不值得奇怪,納威父母曾經是鳳凰社一員,而夏然父親也是鳳凰社成員,在夏然剛進入霍格沃茨學習的時候,伏地魔尚未倒臺,第一次巫師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他也曾見到過隆巴頓夫婦,只可惜,隆巴頓夫婦挺過了艱難地戰爭時期,卻倒在了黎明到來后的早上,被食死徒用鉆心咒折磨發瘋,現在還在圣芒戈魔法傷病醫院中醫治,這一輩子可能是好不了的了。

    因為弗雷蒙教授認識自己奶奶,納威終于顯得放松了些,期間他陪赫敏離開過包廂一次,尋找哈利、羅恩,但很顯然,他們一無所獲。

    夏然則買了一些零食,放到桌上,他看了看鄧布利多的巧克力蛙畫片,畫像中的鄧布利多沖他眨了眨眼睛,便走出了畫片,消失不見,不知去到了自己的那一幅畫像之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貓頭鷹郵差送來了最新一期的《預言家日報》,赫敏剛一攤開,就發出了不可置信的聲音。

    “怎么了?赫敏!奔{威問。

    夏然卻不由暗笑,還能是怎么一回事?哈利、羅恩駕駛飛天汽車的事,差不多事發了唄。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