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霍格沃茨新教授 > 第四章:重回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作為一座歷史悠久的魔法學校,上千年來,從其中走出了不知多少有名巫師,看看吧,鄧布利多、伏地魔,當今魔法界最強大的兩名巫師,一黑一白,全都是在霍格沃茨畢業的。

    在辭職回家呆了幾天后,夏然略作收拾,穿了一套嶄新巫師袍,從家中出發,拋灑了飛路粉后,踏入火爐中,吐字清晰的大聲念著:“霍格沃茨”。

    收到了鄧布利多教授回信的時候,就已經約定好什么時間面試,他家里的壁爐,霍格沃茨的壁爐,都在飛路網中,又未被特意阻斷聯系,他當然可以憑借這種方法直接進入霍格沃茨。

    “夏然,注意別把灰塵帶出來!币粋聽起來就十分嚴肅的聲音,夏然都不用看,就知道說話的人是誰。

    “早上好,麥格教授!

    是的,麥格教授,一個外表看起來遠比聲音更嚴肅的女巫,戴一副方形眼鏡,她正坐在一張辦公桌后面,翻閱著今天最新版的《預言家日報》。

    和鄧布利多教授一樣,麥格教授暑期往往也會呆在霍格沃茨,而其他教授則大多離開了霍格沃茨,各自回家,畢竟已經是放假時間。

    而麥格教授除了是霍格沃茨的變形課教授以外,還是格蘭芬多學院的院長,深受學生的愛戴,夏然以前在霍格沃茨念書時,就對麥格教授又敬又怕。

    不過,他畢業了八年,還一心想要進入霍格沃茨執教,對于麥格教授便自然而然地沒了懼怕,只有尊敬。

    “去吧,夏然,我想你應該還沒有忘記校長辦公室的位置,不需要我帶你過去了!丙湼窠淌诳粗娜,露出一個鼓勵笑容,說道,“當然,如果你需要的話,我愿意陪你到校長辦公室!

    夏然曾在霍格沃茨呆了七年,當然找得到校長辦公室。

    “口令是蟑螂堆。夏然,祝你好運!丙湼窠淌谑栈啬抗,繼續閱讀手中的報紙。

    夏然走出了麥格教授的辦公室,直接上了八樓,蹲著一尊單獨的石頭怪獸的地方,這里就是鄧布利多教授的校長辦公室了。

    “蟑螂堆!毕娜徽f。

    石頭怪獸一下跳到一旁,它身后的墻壁裂成兩半,露出后面一道活動的螺旋形樓梯。

    夏然跨了上去,隨著樓梯一圈圈地旋轉,越升越高,最后來到了那扇帶有黃銅門環的鄧布利多辦公室門前,里面依稀傳來了說話聲。

    夏然敲了敲門。

    “請進!笔青嚥祭嗟穆曇。

    “早上好,鄧布利多教授!毕娜徽f著走進了校長辦公室。

    這是一間圓形辦公室,細長腿的桌子上擺放著許多銀器,外表做工都非常精致,一看就不是普通物品。而那些霍格沃茨歷代校長的肖像則還在各自的相框里打著瞌睡,不過他們眼睛大多睜開了一條縫,很顯然,先前同鄧布利多對話的人,就是這些男男女女老校長。

    “啊,早上好,夏然,時隔八年,重新回到霍格沃茨的感覺怎么樣?我想——請恕我不太謙虛——一定很棒吧!编嚥祭鄽g快地說。

    “是的,教授!毕娜换卮,直面當今魔法界中的最強白巫師,即便鄧布利多一副溫和笑容,他還是感覺到有些壓抑,似乎心理作用。

    不過,他好像聽見了從墻上一個老校長肖像中傳來了嗤之以鼻的聲音。

    “別緊張,夏然,別緊張!编嚥祭噙以為夏然因為面試的緣故,導致他有些緊張,“先生,放輕松,我們就聊一聊,就戰斗課這門學科來詳細地聊一聊!

    “好的,先生!毕娜簧钗跉,略略調節自己心理,他明白,自己不是因為面試而緊張,純粹只是因為鄧布利多威名太盛的緣故。他在未曾覺醒記憶前,雖然在霍格沃茨中念了七年書,見過許多次鄧布利多教授,但那都是老師和學生的關系,他知道鄧布利多不會傷害自己學生,雖然他作為一個鳳凰社成員遺孤,鄧布利多肯定會加以關心就是了。

    “赫奇帕奇出來的學生,呵……”剛才一個似乎睡著了的男巫換了個姿勢酣睡,他留著山羊胡,長著一副聰明相,還穿著銀綠相間的斯萊特林服飾,在咕噥了一聲以后,好像依然睡得很香。

    夏然看了一眼那幅肖像,沒去過多關注,那是霍格沃茨曾經校長菲尼亞斯·布萊克的肖像,純血家族布萊克家族中的一員,也就是哈利教父小天狼星的曾曾祖父,當然,小天狼星還呆在阿茲卡班監獄中,接受攝魂怪的第N次親密接觸。

    鄧布利多也沒去管菲尼亞斯,笑瞇瞇地說:“夏然,你就是從霍格沃茨畢業的,在你念書的時候,還沒有戰斗課,所以,我想聽一聽你的看法以及建議,你是怎么看待這一門課程的!盵1]

    “嗯,很好的一門學科!毕娜徽f道。

    鄧布利多教授依然保持了溫和微笑,用鼓勵的目光看著夏然,示意他繼續說。

    夏然心說原時空中可沒有戰斗課,誰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突然要開設一門戰斗課,變革霍格沃茨課程表。

    “咳咳……”夏然略一沉吟,笑了笑,說道,“教授,恕我直言,黑魔法防御術課教授的位置……你知道的,有些棘手!

    鄧布利多開懷笑了,說道:“是的,我知道,因為我曾經拒絕了湯姆——喔,也就是伏地魔……”

    他湛藍色眼睛中閃過一抹光芒,夏然聽見了伏地魔三個字,卻依然一副傾聽神情,絲毫不為所動,沒有任何膽顫表現,在魔法界中,這是十分罕見的。

    鄧布利多有些欣賞夏然了,想在魔法界中找到一個不被伏地魔恐懼的巫師,那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夏然覺醒了記憶,熟知原時空中劇情,伏地魔從出生到死亡,整個時間線他都大致清楚,雖然伏地魔真出現在了自己面前,他絕對會非常緊張,但伏地魔不是還在阿爾巴尼亞的森林中茍延殘喘嗎?

    “……伏地魔曾向我求取過黑魔法防御術課教授的職位,不過我拒絕了他,很顯然,他給這門課施加了一個詛咒,任何一位教授都無法任職一年以上!编嚥祭嗪鋈桓杏X有些疲憊,說,“幾十年來,我為了尋找黑魔法防御術課教授的人選,簡直費盡心思,許多人都拒絕了我的邀請!

    [1]原著中沒有戰斗課,而霍格沃茨中各門課程的教授,唯有黑魔法防御術課可以應聘,但我想了想,還不如新開設一門課程,好讓主角進入霍格沃茨任教,這算是一個改動吧,希望讀者們能夠接受。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