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平平無奇大師兄 > 第382章 星辰仙帝亡!難不成寶物藏在棺材里?【第一更求月票】
    主墓之中。

    星辰仙帝,渾身冰涼無比地看著眼前的畫面。

    若說他周圍是業力火海,然而陸長生的因果,卻化作了一條條因果真龍,一共有一百零八條業力真龍,正在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所謂因果業力。

    這種東西,在沒有晉級仙帝之前,并不會帶來任何麻煩,除非你牽扯到了很大的因果。

    而成為仙帝之后,因果的恐怖之處,就完全體現出來了。

    因果化作業火,燃燒著自身,但強大的仙帝,可以斬卻因果,熄滅業火,視為無上境。

    只是過程很難。

    畢竟每個境界,都有屬于每個境界的困擾,而因果就是仙帝最大的困擾。

    一般的因果,也只是化作火焰,燃燒自身,而強大一些的業火,會化作業力火海,所以肉身與元神,遭受著火海折磨。

    但這些不是什么問題,畢竟對仙帝來說,僅僅只是痛苦折磨,完全可以壓制。

    然而真正可怕的是,阻礙了修行之路,未來因果纏身,你根本不可能突破境界。

    否則為什么常說,因果了斷因果了斷?

    當年,他在神海當中,遭到了因果加持,他的業力化作火海,即便是仙帝都無法承受。

    所以想要打破這種困境,他必須要奪舍別人,將因果轉給對方,但這樣做,需要他付出極大的代價。

    可只要成功了,一切就好了,而且若對方是一個無上天驕,自己依舊可以重修回去。

    只是,讓星辰仙帝震撼的是,陸長生的因果業力,居然形成了真龍。

    嗡嗡嗡!

    星辰仙帝腦瓜子嗡嗡作響。

    業力真龍這是什么概念?

    業力之火!業力火海!業力古獸!業力火龍!業力真龍!

    這世間業力最深的是佛門弟子,常常許下大愿,從而讓業火纏身,熬煉出真佛之軀。

    而佛門當中,一些無上佛陀,哪怕是仙帝境的佛陀,可能業火化獸,都已經算是不可思議了。

    業火化獸,心猿意馬,在強大一點,降龍伏虎,降業力之龍,伏業力之虎,這已經是恐怖滔天,仙帝都扛不住。

    然而陸長生的業力,直接化作了一條業力真龍!

    不,這還不是一條業力真龍,這是一百零八條啊。

    “你!”

    星辰仙帝恐慌了,他驚愕到渾身顫抖,業力真龍啊,這是何等概念?

    不要說一百零八條了,就算是一條,他都扛不住啊。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啊,這世間上怎可能會有這樣的人呢?

    這種因果,你讓佛祖來了也要皺眉啊。

    一個年紀輕輕的修士,怎可能會引來這種恐怖的業力真龍?

    還一百零八條?

    “吼!”

    業力真龍的怒吼聲響起,而后加持在他身上。

    。。。。!

    星辰仙帝的慘叫聲響起,業力火海,他扛得住,業力真龍,讓他神魂俱痛,而且業力加持,要承受恐怖的因果。

    不過就在這時,星辰仙帝也聽到了一道聲音。

    “吾為陸長生,愿天下人,人人如龍!”

    嘶!

    宏偉的聲音響起,讓星辰仙帝懵了。

    徹徹底底懵了。

    愿天下人,人人如龍?

    尼瑪?您配嗎?這種話你也敢說?你是不是瘋了?

    星辰仙帝懵了,連疼的感覺不到了,整個人懵了。

    愿天下人,人人如龍?這是何等宏偉的話?這又是何等的大因果?

    這種因果宏愿,佛祖都不敢立吧?

    最尼瑪可氣的是,天道還接了這個因果?

    星辰仙帝覺得,就算是自己下這么大的宏愿,只怕天道也不敢接這個因果吧?

    不是天道不敢接,而是天道不相信自己能完成。

    因果不是隨便下的,否則的話,一個練氣修士,來一句我愿讓天下所有人,人人成仙帝,那豈不是直接爆炸?

    星辰仙帝懵了,他真的懵了,許下這種滔天因果,這種人為什么還能這么安然無恙地活著?

    但很快,隨著業力真龍不斷加持,星辰仙帝又聽到了一些恐怖的聲音。

    “吾為陸長生,愿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道聲音響起,所有業力真龍直接加持在身了。

    噗!

    星辰仙帝吐了口老血,這是最后一口血。

    他癡了,他傻了,他瘋了。

    要說之前,人人如龍,他都覺得不算過分,但這句話就太過分了吧?

    你踏馬都為天地立心了?大哥,您配嗎?嗚嗚嗚嗚嗚嗚!

    還為萬世開太平,不是我瞧不起您,是我瞧不起我自己啊。

    一百零八條業力真龍加持在星辰仙帝身上,這一刻一尊仙帝開始龜裂,他體軀碎裂,元神崩塌,根本就抗不過幾回合。

    “我好恨。。。。。。!”

    星辰仙帝怒吼,他真的好恨啊,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自己會這么倒霉。

    年少成名,三百年抵達仙帝之境,而后好死不死,要去神海闖蕩。

    去了也就去了,結果遭受打擊,還弄得業火纏身,這也就算了。

    好不容易謀劃一個時代,打算因果轉換,奪舍對方,再帶著寶貝逃離,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仙帝報仇,萬紀不遲。

    可卻碰到了一個掛比。

    星辰仙帝吼著吼著笑了。

    “哈哈哈哈哈!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假的!假的!我是星辰仙帝!”

    “我將無敵于世!我統一天下,吾乃星辰仙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哈哈哈哈哈哈.......嘎!”

    隨著一道無比刺耳地聲音,星辰仙帝徹底死了。

    連灰都不剩下一粒。

    他死了,一百零八條業力真龍之下,仙帝也要死。

    而且最主要的是,是星辰仙帝,強行要將陸長生的因果業力轉換,還不能終止。

    這種要求,陸長生一輩子都沒見過。

    一旁的玄武已經陷入了懵圈狀態。

    他死都沒有想到,結局會是這樣的。

    仙帝啊。

    堂堂仙帝啊。

    居然就被你這么玩死了?

    然而,陸長生卻沒有任何波動,雖然他沒猜到這家伙會是這么死的,但有了天機前輩的占卜,和他這么話癆的因素,陸長生就已經斷定,他必死無疑了。

    不過這種死法,的確有點出乎意料啊。

    只是,就在這時,突兀之間,一條條業力真龍開始蛻變,化作一百零八條金龍,浮現在陸長生身后。

    一瞬間,陸長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元神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甚至打破了桎梏。

    這讓陸長生驚訝了,這也能有好處?

    實際上,在佛門眼中,業力是猛獸,唯獨降龍伏虎,才能超脫圓滿。

    而陸長生想要降服一百零八條業力真龍,也是很麻煩的。

    不過現在有了星辰仙帝的幫忙,就容易多了。

    業力真龍以大業力,燒死了星辰仙帝,但這個業力又來自陸長生體內,故此業力完成了自己該做的事情,發現人還沒死,就認為陸長生超脫圓滿了。

    換句話來說,星辰仙帝榜陸長生渡了業力之劫,反倒是讓陸長生超脫圓滿。

    一百零八條業力真龍環繞,元神暴漲,同時化作一百零八道神輪在身后彌漫,這些神輪,一圈比一圈大,仙光璀璨,代表著智慧無雙,大超脫,大無上,大覺醒。

    若是讓佛門修士看到,估計得震撼的還俗。

    業力超脫,最大的好處,就是元神暴漲。

    只是,元神無法超越自身境界,所以陸長生暫時壓制這種超脫之力,留著以后突破境界再說。

    轟!

    而就在這時,突兀之間,恐怖的龍吟鳳鳴之聲響起,主墓上空,一條真龍和一頭神鳳虛影出現,硬生生打出一條通道。

    “醒來!”

    一尊仙王的聲音響起,剎那間百萬修士紛紛醒來,隨著星辰仙帝的死亡,束縛他們的星辰之力,也徹底消失了。

    百萬修士醒來,看到這一幕,幾乎下意識逃離,也沒有在乎,星辰仙帝是否還活著。

    畢竟他們沒有想到,真的有仙王過來救人了,在這種絕望的情況下,還有一線生機,自然失去理智。

    “陸兄,快跑!”

    金烏太子等人在第一時間,紛紛看向陸長生,喊著陸長生快快逃離。

    不過他們也十分好奇,發生了什么事情,星辰仙帝在何處?怎么突然不見了。

    “你們先走!

    陸長生本來也想要離開,但很快,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暫時不打算一并離開。

    “好,陸兄,有緣再見!”

    “有緣再見!”

    眾人開口,他們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唯一知道的就是,仙王攜帶仙帝器殺來,硬生生打出了一條生路。

    所以眼下要做的就是逃離。

    而陸長生暫時不愿意離開,自然有陸長生自己的打算,他們沒有多問,也沒有多說,先跑了再說。

    轟!

    隨著又一道聲音響起,所有修士全部離開了這里,而通道也自動潰散了。

    仙帝墓外,數百萬的修士,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有的趴在地上,有的直接痛哭,也有人呆呆地看著一切。

    入場有接近三百萬修士,但只有一百萬修士活下來了。

    死了兩百萬修士,其中不缺乏天驕。

    “父親!”

    孔雀王走出仙帝墓,很快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

    一個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神色嚴峻,立在那里,周圍環繞五色仙光,神威不凡。

    這是孔雀明王,是一尊極其強大的仙王,在六界當中,都擁有難以言說的威名。

    被譽為最有希望成為仙帝的存在,當然是在妖界和佛界,因為在仙界當中,天庭之主,才是最有希望成為仙帝的存在。

    “沒事就好!

    孔雀明王緩緩開口,他沒有責怪,也沒有寵溺,只是平靜。

    “父親,我問你一件事情,這天底下,除了我們孔雀一族,其他修士,可以掌握五色仙光嗎?”

    孔雀王點了點頭,而后他開口,這般問道。

    “五色仙光,乃是我孔雀一族的天賦神通,基本上只有我孔雀一族才能掌握,當然祖鳳也會這種神通,畢竟我孔雀一族的始祖,就是祖鳳!

    孔雀明王微微皺眉,不明白孔雀王為什么要問這個。

    “祖鳳嗎?看來陸兄跟我孔雀一族真的有莫大關系啊,他本體應該就是一頭真鳳了!

    孔雀王心中喃喃自語了一聲。

    “好了,這一次多虧了佛門出手相助,不過眼下妖界似乎出了一些事情,可能是妖帝回來了,你隨我去一趟妖界,無論如何,我們也是妖族修士!

    孔雀明王如此說道。

    當下孔雀王點了點頭。

    隨后帶著孔雀王離開了。

    與此同事,太上玄機,金烏太子,星辰子,徐卿,冠軍侯等人,也紛紛同樣的向宗門長老提出了這個疑問。

    “玄機,你是不是傻了?我太上圣地的湮滅神功,怎可能會外泄呢?”

    太上長老有點懵,誤以為太上玄機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長老,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咱們太上圣地,有沒有掌握湮滅神功的長老,離開過太上圣地,而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太上玄機這般說道。

    “你這不廢話嗎?咱們太上圣地,存在千萬年,肯定會失蹤幾個長老啊!

    太上圣地的長老,這般說道。

    “那就對了,對了!”太上玄機激動無比地說道。

    另一處。

    徐卿。

    “長老,長老,發達了,發達了,咱們青云圣地這回徹底發達了!”

    徐卿激動的語無倫次,青云圣地的長老一聽這話,當下眉頭都不眨一下,直接拉著徐卿逃離此地。

    甚至直接催動陣臺,穿梭千萬里。

    “徐卿,發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造化?快讓我瞅一眼!”

    青云圣地的長老激動無比,他誤以為徐卿得到了無上寶物。

    然而徐卿卻搖了搖頭道:“長老,不是這個,我跟你說,你知道陸天帝嗎?”

    徐卿這般說道,讓長老瞬間失去了興趣。

    沒有得到寶貝,你這么激動做什么?

    至于陸天帝?他有點耳聞。

    “聽說過,就是小青宗悟出絕世傳承的人,聽你那些師叔師伯說,這個陸天帝,估計大有來頭,怎么了?”

    對方這般說道。

    “他是我們青云圣地的人,可能是我的師兄啊!

    徐卿深吸一口氣,而后這般說道。

    “真的?”

    對方驚訝了,這個陸天帝,在南仙界威名很大,可沒想到,居然是青云圣地的弟子。

    “真的,長老,我不是騙你啊,他掌握我們圣地的無上仙術!

    徐卿認真說道。

    當下,后者不由神色震撼,而后點了點頭道:“那沒錯了,一定是咱們青云圣地的!

    他這般說道,都不問為什么。

    “好,好,好,沒想到我青云圣地,居然又出了一位無上天驕,很好,非常好,哈哈哈哈哈!”

    青云長老大笑道。

    只是,同樣的事情,在此時此刻,發生了幾十起。

    “不過,他人現在在何處?”

    青云長老這般問道。

    “還在仙帝墓中!

    徐卿回答道。

    “什么?還在仙帝墓中?”

    青云長老驚愕了。

    此時此刻。

    仙帝墓中。

    待所有人都走后,陸長生獨自一人,打量著周圍。

    “帶頭大哥,咱們為什么不走?”

    玄武有一些好奇,他看向陸長生,不明白陸長生為什么還要待在這里。

    “你覺得呢?”

    陸長生隨意回答了一句,他認真在周圍觀看,但主墓沒有什么祭壇,也沒有什么機關,看起來十分普通。

    “難不成,這里還有寶物?”

    玄武馬上猜想到了什么,不由好奇問道。

    “恩,如果沒有錯的話,這里必然藏著一樣寶物!标戦L生點了點頭。

    他不離開這里的原因,就是斷定,這里有一件寶物,至于是什么寶物,暫時就不清楚了。

    “真的假的?大哥,你怎么知道這里還有寶物呢?我在這里待了一個紀元,也不是沒有來過主墓,這個星辰仙帝,窮的很!

    玄武驚訝了。

    說實話,他在這里待了一個紀元,也來過主墓,根本就沒有找到過寶物,甚至他都打開過棺材,愣是沒找到一件寶物,可陸長生卻說,這里一定有寶物。

    讓他十分好奇。

    “你仔細想想看,星辰仙帝想要奪舍我,假設真的奪舍成功,他為何敢說能重修回到仙帝境?肯定是有底氣的!

    陸長生這般說道。

    而玄武皺了皺眉。

    “或許他之所以這么有底氣,是因為那枚珠子?”

    玄武這般說道。

    “不可能,他以仙帝境,都無法獲得這枚神珠,奪舍別人之后,境界又不會提升,所以他一定有底氣!而且我可能猜到是什么寶物!

    陸長生篤定道。

    “什么寶物?”

    提到寶物,玄武就來精神。

    “星辰古樹!”

    陸長生淡然地說出四個字。

    星辰仙帝,年少時遇到了星辰古樹,摘去上面三百六十五枚果實,從而蛻變成仙帝。

    如今他這么有底氣,相信自己可以恢復到仙帝境。

    肯定跟這棵星辰古樹有關系。

    只是陸長生很好奇,星辰古樹被他藏在何處。

    星辰仙帝已經死了,化作灰灰,就證明不可能藏在身上。

    “星辰古樹?那他藏在那里?難不成藏在棺材里?”

    玄武驚訝道。

    而陸長生微微一愣。

    將目光看向紅棺。

    --

    更新晚了!

    下一更十二點之前!

    然后跪求一下月票!

    月底了!真月底了!

    明天最后一天,大家再不投,月票就作廢了!

    跪求。。!哭著虧求呀。!

    大家投月票,無論如何,明天加一更!OK不OK?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