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這個刺客有毛病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沐猴而冠
    月色溶溶,葉家庭院中,湖邊只有這三個人。

    倒在地上的謝晴,站在地上的顏冰與他對面的方別。

    這三個人至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是蜂巢的刺客。

    并且謝晴和顏冰甚至一組銀蜂刺客,而方別只是鐵蜂。

    不過銀與鐵相遇,永遠都是銀吃虧。

    方別的面色平靜,顏冰看著方別的臉,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

    面對方別的這個提問,顏冰并不是十分地意外。

    “真不愧是你!

    “但是你來汴梁,就不怕秦殺了你嗎?”顏冰冷冷問道。

    這個有些消瘦的男子話語平靜,似乎并不是很害怕方別痛下殺手。

    方別聳了聳肩:“怕得要死,所以我帶了幫手過來!

    顏冰點了點頭:“這紫背天葵,確實是秦點名要的!

    “他的傷還沒有好嗎?”方別笑了笑說道,笑得非常開心。

    “哪里有那么容易好!鳖伇粗絼e:“畢竟是何萍親手動的手!

    “他是萍姐第一個想殺而沒有殺掉的人,我想他應該驕傲才對!狈絼e靜靜說道,這樣說著的同時,他走到顏冰的身后,取下來顏冰背上的盒子。

    “如果你拿走的話!鳖伇o靜看著方別的動作:“那么不殺我的話,我會把你給報上去!

    他這樣說道,方別這邊已經打開了那個狹長的玉匣,只見其中是一枝通體紫紅色的藥草,根須俱全,被包裹在一團濕潤的黑色泥土之中,一側生長著一片卵狀心形的葉子,另一側則生長著三四朵粉色小花。

    這株紫背天葵不知道被采摘出來多久,但是在這個玉匣之中,依然顯得生機勃勃,似乎將其埋入土中就能夠繼續生長一般。

    讓人能夠感到這株藥材的不凡,以及保存的完好。

    “這就是紫背天葵?”方別輕輕哂笑了一聲。

    顏冰不可思議:“難道不是嗎?”

    ……

    ……

    湖心亭。

    燭影飄搖,葉重坐在桌前,桌子上放著一個黑色的檀香木匣。

    他撫摸著自己面前的檀香木匣,就像在撫摸最心愛的寶物。

    這是之前顏冰與謝晴帶進來的東西。

    也是交換紫背天葵的東西。

    “這樣好嗎?”那個女子在葉重背后說道。

    “有什么不好的?”葉重冷冷說道。

    這樣說著,他打開了那個檀香木匣,只見木匣左側是十來顆璀璨生輝的夜明珠,中間是一疊泛著油墨香氣的銀票,右邊則是一對潔白如玉的晶瑩玉佩。

    而這,就是換取紫背天葵的報價。

    “主人就不怕秦震怒嗎?”女子問道。

    “他有什么好怒的,我終于收下了他的報價,并且將紫背天葵給了他,這樣好的買賣,他有什么好震怒的!比~重慢悠悠地說道。

    “可是!迸佑杂种。

    “可是我們用了假的紫背天葵來糊弄他?”葉重笑了笑說道。

    女子聲音低沉下來:“主人這樣做自然有主人的道理!

    “我有什么道理?”葉重哈哈大笑說道:“如果是秦的話,自然他看到那株紫背天葵就會懂了!

    “我怎么敢用假的紫背天葵來糊弄那個刺客之王!

    “但是如果我用了假的紫背天葵,那么他就知道,這一定會另有原因!

    “況且!比~重用手撫摸著那疊銀票:“方別和黑無既然對于紫背天葵勢在必得,那么他們一定會對葉府嚴加監視!

    “這樣的話,一旦假的紫背天葵被他們奪走?”

    葉重露出了成竹在胸的笑容。

    女子猛然明白了什么:“主人英明!

    “一旦方別黑無奪走紫背天葵,那么他們手中的紫背天葵無論是真是假,都會變成是真的,而此時他們就再次得罪了秦,成為了秦的死敵!

    “到那個時候借刀殺人,驅虎吞狼,便是順水推舟之勢!

    “而如果說紫背天葵順利送到了秦的手中,那么也會轉移方別和黑無的注意力,能夠摘除我們身上的干系,反正秦對于紫背天葵也不是急需,我們收下尾金,那么就再也不敢在這件事上對于秦虛與委蛇,秦也會接受這個結果!

    “真不愧是主人妙計!

    “屬下如同螢火之光,無法比擬主人皓月之輝!

    而正當這個女子說完,就聽到門外傳來靜靜的鼓掌聲。

    “啪!啪!啪!”

    方別一邊鼓著掌,一邊推門而入,笑著看著坐在椅子前的葉重和他面前的那個黑色檀香木匣:“葉老板真是好手段好見識!

    “驅狼吞虎,借刀殺人之計姑且不說,你這個妹子的馬屁拍的也真是好!

    “只是我想知道!

    方別走到房間之中,背上背著那個修長玉匣:“你們有沒有想過,我還會回來?”

    葉重有點啞口無言。

    他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會變成曹操——正在仰天大笑那諸葛無謀,周瑜少志,若在此安排一只偏師,那么自己就只能束手就擒。

    隨后趙云,不,隨后方別就鼓著掌推門而入。

    “你,你怎么會在這里?”葉重只能有點語無倫次地發問。

    “因為紫背天葵在這里啊!狈絼e笑著撫摸了一下自己背上的玉匣:“白天的時候,葉老板不是是信誓旦旦地說,你這里沒有紫背天葵嗎?”

    “那么,現在我背上背的又是什么東西呢?”

    “以及這份紫背天葵原來是給秦的啊,怪不得葉老板不敢將紫背天葵賣給我,而現在好了!

    方別看著葉重,露出來微微的笑意。

    “本來我拿錢買,葉老板不賣!

    “而現在,我如果用葉老板的命來換這株紫背天葵!

    “不知道葉老板是換還是不換!

    葉重感覺自己背上都是冷汗。

    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小心慎重了,但是在這個少年面前,他就好像是戲臺上的猴子一樣,裝模作樣沐猴而冠,最后卻只能被對方放肆嘲笑。

    尤其是現在他還被對方輕描淡寫地以性命相威脅。

    “難道!比~重顫抖著問方別:“難道你就不怕秦來找你麻煩嗎?”

    “秦嗎?”方別笑了笑。

    “他的話,麻煩已經來找過了!

    “但是并沒有什么效果!

    “現在,我想我可以來順便找找他的麻煩!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