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良妻美夫 > 第275章:以弱而示


    “王爺!

    慕驚鴻抬手去找楚啇。

    楚啇伸手出來,慕驚鴻也正好抓住了他的手臂,靠近一些。

    “既然是奔著花大人而去,我們就不能坐視不理。小花大人,事不宜遲,也該走了!

    楚啇將慕驚鴻的手拿了下來,交給了丫鬟,吩咐道:“一定要照顧好王妃!

    “是!”

    “王爺!

    慕驚鴻伸手去撈,楚啇卻已經走出去了幾步,頓了頓,還是沒有心軟帶著她一起。

    到了殿外,楚啇吩咐宋彥林,“看好王妃,本王會留下數人暗中保護她的安全,你們在明處,不可大意!

    宋彥林鄭重的應下。

    花謝影抬頭深深的往里看了兩眼,與楚啇大步離開了驛宮。

    盡管他們走的時候很隱蔽,仍舊是被東岐國一些暗探察覺到了,第一時刻匯報給東岐國的上位者,讓他們做決策。

    “啇王將啇王妃留在驛宮,卻是一點也不擔心,”底下的皇子聽了不禁諷了一句,然后又道:“父皇,啇王就這么將啇王妃放在驛宮,我們不可錯過這樣的好機會!

    上首的東岐皇帝聽到皇子的話,微瞇了眼。

    站在議事殿的大臣和其他皇子也跟著附和了起來,揚言說要趁著這個好機會殺得北唐一個措手不及。

    區區一個弱女子,沒有了別人的輔助,更沒有準備,看她如何反抗!

    “依臣之見,不如派個女子過去與啇王妃接觸,再伺機而動!

    有臣子出主意。

    “要做到干脆利落又不能引起兩國矛盾,這個人必須有過硬的本事才行,不論是武功還是才情上都不能輸了對方。啇王妃這個人本就有心機,就連她身邊的那個姓高女子也是文武雙全,要找到制壓二人的人豈是那么容易!

    馬上有人站出來反駁了那個大臣的話,使得這事又僵住了。

    殿堂前站著的武將受不住的冷哼道:“這不行那不行,還不如一劍殺了痛快,人死了,量他們北唐也不敢討公道!

    “不可這般說,誰也不知道驛宮里有沒有設下殺陣等著我們,再說了,那位啇王也不是一般人,他若是要追究起來又當如何應付?”

    “還能如何應付,一并殺了就是!你們這些文官就是啰嗦,這怕那怕,遇點事就推來推去,只會在殿前談論沒有用的廢話,也難怪事事不成,最后還得我們武臣來替你們擦屁股!

    “你……”

    “好了!

    東岐皇帝低聲喝止了臣子們的言論,冰冷的目光掃過諸人,“派人過去瞧瞧那位啇王妃的情況,此后再做決定!

    眾人這才熄聲。

    慕驚鴻完全被控制在驛宮里,她無法離開這里。

    高縈進來,宋彥林并沒有阻攔,高縈沒有跟著楚啇一起去,宋彥林感到很意外。

    “啇王妃!

    高縈進殿看到慕驚鴻安靜的站在窗邊似在發愣,不知怎么,高縈覺得有些心酸。

    慕驚鴻回身“看”過來,眼睛上綁著的白紗布染了些藥色。

    “高小姐沒有跟著一起離開?”

    “跟著去只會連累了王爺,倒不如留在這里等著消息!备呖M當時也很掙扎。

    慕驚鴻對楚啇而言,才是最重要。

    所以她留了下來。

    盡管楚啇留了不少的人在這里,在她看來仍舊很不安全。

    慕驚鴻慢慢走動了幾步,“高小姐事事為他著想,他卻沒有將高小姐放心上,可覺得值?”

    “只要他好就足夠了,王妃能安靜的坐這里等著王爺,不也是一樣害怕成為王爺的累贅嗎?高縈的意思并非說王妃就真的是累贅,王妃總能在關鍵的時候幫王爺,而高縈似乎也只有給王爺添麻煩!

    早就在看到慕驚鴻的能力之后,她也終于明白為什么他會選擇慕驚鴻而不是自己了。

    “高小姐也不要妄自菲薄了,”慕驚鴻順著感覺走出了殿門。

    高縈緊跟著,看著她的腳下,“王妃的眼疾也不必過于憂心,宋大夫是北唐最好的神醫,他沒有將話說死了就一定有辦法治好王妃!

    高縈的安慰并不高明,慕驚鴻聞言只淡淡一笑,“誰能娶到高小姐,便是他幾世修來的福份!

    高縈的眼神一暗,“王妃知道高縈這一輩子是逃脫不掉了!

    慕驚鴻輕嘆,“高小姐又何必如此!

    她早就逃不掉了。

    心已經全部在楚啇的身上,怎么也移不開。

    她也想將這個人忘掉重新開始,可惜已經遲了。

    慕驚鴻由高縈扶坐到了石凳上,手靠著石桌。

    “嘩!”

    藏在身上的卦錢撒了出來。

    高縈忙給她拾了回來放到桌上,慕驚鴻倏然頓住。

    正替她裝進荷包里的高縈看她臉色不對,也不禁跟著緊張了起來。

    慕驚鴻皺緊柳眉,手指輕輕的掐著,動作反復幾次,刷地一下,臉色變了好幾變。

    猛然起身,又嚇了高縈一跳。

    “王妃?”

    “讓宋大夫進來見我!

    “好,”高縈朝不遠處的丫鬟使眼色,讓她們看著慕驚鴻,自己飛快的出去將宋彥林請了進來。

    高縈神色匆匆,宋彥林擔心是慕驚鴻出了什么事,進來看見慕驚鴻滿面凝重的坐在那里,“望”向一個地方,不知是在想什么,樣子像是出了什么大事般。

    “王妃,是不是眼睛的藥……”

    “宋大夫,派人攔截……罷了,還是讓人追上小花大人,告訴他,花大人此劫若是想要避開,必須讓花大人不能動端木家的人!

    否則他就是死路一條!

    慕驚鴻捏緊了雙手,有些暗恨自己為什么沒有早一步看到了,如果早一步看到,或許能夠避開這一劫。

    “王妃,他們快馬加鞭離開,恐怕是攔不住了!

    宋彥林很是為難的道。

    慕驚鴻皺緊了眉頭,“飛鴿傳書可行?”

    “這里是東岐的地方,他們走的地方聚集著東岐國各方的勢力,我們的飛鴿恐怕進不去!

    沒等他們的飛鴿飛出驛宮,就會被東岐國的人射下來,真正的消息也會泄露出去。

    慕驚鴻也是想到了這點,捏拳的動作更用了力,再開口,聲音已是有些低啞,“宋大夫,我必須走一趟……這件事,與我有關,我必須走一趟!

    “王妃,屬下答應過王爺,會死守在這里。留在驛宮的人,也會為了保護您的性命安全,豁出性命,王妃愿意看到他們死在路上嗎?”宋彥林將利害分析給她知道。

    慕驚鴻握緊的拳放松了,嘴角浮起微微的苦澀,“宋大夫,在驛宮,他們會更不安全。他們來了!

    宋彥林倏然一驚,猛地回頭。

    “啪!”

    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從房頂上越了進來,如仙人降臨。

    宋彥林等人大吃了一驚。

    來人一身東岐國影衛的打扮,黑色勁衣,氣息凜凜沖來。

    他站在前面端端正正的朝慕驚鴻一揖禮,“見過北唐啇王妃!

    對方的視線落在慕驚鴻綁得緊實的白色紗布上,黑眸一瞇,她雙目受傷了?

    為何沒有消息傳出來?

    對方心中暗驚,冷峻的面龐上卻沒有表現出半點異樣。

    “閣下能進來,想必是解決了外面的人,也不知閣下進來是所謂何事?”慕驚鴻站了起來,面向他,悠聲問。

    勁衣影衛長道:“我們陛下有請啇王妃!

    只怕不是請吧。

    慕驚鴻知道楚啇他們一走,東岐國就一定會動手。

    面對這樣的情況,慕驚鴻卻是沒有一點驚慌,面上反而有淡雅極致的微笑,“實在有勞閣下親自跑一趟了,東岐皇上想要見我,大可派內侍前來宣話即可!

    宋彥林他們警惕的盯著前面的人,能從他們的眼皮底下進來,此人的武功恐怕已經恐怖到令人意想不到了。

    “這數日來,啇王妃一直在驛宮內養身子,我們陛下也是知曉?晌覀儽菹聦嵲谑翘胍娮R啇王妃手里的布陣之法,不得不派在下來請啇王妃!

    慕驚鴻笑道:“宋大夫,既然他們東岐陛下如此盛情,我也不能推辭了!

    “王妃說得極是!

    宋彥林沉著臉四下掃視,已經開始懷疑,他們東岐是不是真的有在驛宮之外設下重重包圍圈,就等著他們自投羅網了。

    現在走出去還有辦法脫身,若是不出去,只怕要被困死在這里。

    而看對方的架勢,也不像是能說理的人。

    在宋彥林沒想好要不要在這里反擊,慕驚鴻就已經邁開了步伐,朝著外面走去。

    高縈就站在她的身邊,充當著她的眼睛。

    驛宮外。

    兩批人在無聲的對峙,看到身后的人出來,所有人都收住了架勢。

    “啇王妃,請!

    慕驚鴻點了點頭。

    也就是這時,齊問心從宮道策馬過來,看到楚啇的樣子,有些驚訝,“你竟然受傷了?瞞得好啊!

    “長樂公主,陛下有請啇王妃,若是有什么事,還是先讓啇王妃見過了陛下您再回頭解決!

    影衛長拱手,面無表情的將長樂公主隔開了。

    “放肆!”

    齊問心氣得要甩手里的鞭子,被影衛長抓住。

    她使勁扯也扯不回去,氣得臉色鐵青,“你給本公主放開,否則本公主就讓你吃鞭子!”

    “臣無禮了!庇靶l長松開了手,害得齊問心差點就倒向了后面。

    “你……”

    好不容易穩住,齊問心就被幾個影衛攔住了,任憑她如何掙扎也沒有用。

    這些人是東岐皇帝身邊的影衛,又在執行公務,就算她狀告到皇帝的面前也沒有用,反而會讓皇帝發怒。

    慕驚鴻走進了大殿。

    殿內的眾臣和皇子們看到站在前面的女子,一時也都有些愣神。

    首先入眼是慕驚鴻腦袋上綁著的明顯白紗帶,白紗上染著藥色,看樣子眼睛是真的壞掉了。

    大殿內突然安靜得有些可怕!

    他們也沒有想到北唐的啇王妃眼睛竟然瞎掉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啇王妃這是……”

    東岐皇帝疑惑的問。

    慕驚鴻如實相告,“自上次宮中破陣之后,我的眼睛便慢慢的瞧得不清了,正如東岐皇上所看到的一樣,我的眼睛已經廢了!

    殿中人都沉默,不時的打量著她,心想,這會不會是北唐想出來的招數?

    如果真的瞎掉了,那他們也就不必費周章去對付這個女人了。

    若是假裝……

    宋彥林突然明白了慕驚鴻的用意,上前一步替慕驚鴻道:“東岐皇上,自從那天與棋圣對決之后,我們王妃的眼睛也就不能視物了!

    將弱點擺放到明面上讓東岐國的人看見,是一件很冒險的事。

    東岐大殿里,又是一陣沉默。

    慕驚鴻問道:“不知東岐皇上請我來,不知是因何事?”

    影衛長雖然已經說得很清楚,慕驚鴻還是當作什么也不知道。

    “朕對北唐的棋陣極為感興趣,連我東岐的棋圣也輸于啇王妃手下,特地請啇王妃前來讓東岐諸眾開開眼界,既然啇王妃患了眼疾,此事也就罷!

    站在兩旁的大臣有些詫異的看向首座,有些看不明白皇帝的意圖。

    慕驚鴻有些苦澀的道:“正如東岐皇上所見,我已經無法再擺陣布棋了!

    “那真是太遺憾了,”東岐皇帝嘴上這樣說,也不見得他心里邊會有什么遺憾,“東岐太醫院有幾位得高望眾的太醫,若啇王妃不嫌棄,朕立即讓人請過來給啇王妃把把脈,看看是否有法子!

    慕驚鴻自然不敢說嫌棄,從善如流的道:“那就勞煩東岐太醫了!”

    東岐皇帝的手一擺,身邊的秉筆太監立即跑出去,很快就將幾位得高望眾的太醫請了進來,當堂給慕驚鴻把了脈。

    第一個把,臉色凝重,第二個不僅臉凝重眼睛也瞪大了……

    直到第四個把脈完,對東岐皇帝說出了實情。

    確定了慕驚鴻的身體真的殘破不堪,滿殿的人依舊的沉默著,只是再去看慕驚鴻眼神就有些詭異了。

    東岐皇帝一臉遺憾的道了幾句好話,說慕驚鴻這樣的好女子會得上天眷顧,他日必有奇跡出現云云。

    一番話說完,彼此又表面客氣了一番慕驚鴻告辭出殿。

    東岐國的人不再跟隨,這一劫算是避了過去。

    將弱點暴露在敵人的眼皮底下,也不知是好還是壞。

    暫時看見的都是對他們有利。

    “王妃就這么將自己的身體狀況暴露給他們東岐知曉,對王妃恐怕是不利,”宋彥林憂心重重的說。

    慕驚鴻的身體有多差,宋彥林最為清楚。

    暴露能得到暫時的安定,卻也有很多隱患在。

    在剛才那樣的情況下,宋彥林無法阻止她那么做。

    “能讓他們東岐放松警惕,才是我的真正的目的,宋大夫,我要出一趟驛宮!

    慕驚鴻站定了腳步,語氣鄭重。

    宋彥林瞬間就有些頭大了,“王妃,這萬萬不可,他們東岐未必會放松了對您的……”

    “宋大夫,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如果我不去,不僅小花大人有危險,就連王爺也會有危險!

    “王妃就算去了又能如何?以王妃目前的情況,去了只怕會是……”累贅。

    后面的話即便沒有說出來,慕驚鴻也知道自己這么做會給他們添麻煩。

    “高縈陪王妃走一趟!

    “高縈!”

    宋彥林喝了一聲站出來搗亂的人。

    高縈不懼他,抬著下巴道:“宋大夫,既然王妃可以阻止有些事發生,為何要阻止?”

    “你……”

    宋彥林要被高縈給氣死。

    這不是慫恿他們王妃嗎!

    “那就走吧!

    慕驚鴻抬手,高縈立即伸過來扶住,腳步匆匆的朝外走。

    宋彥林將人擋了下來,咬了咬牙道:“王妃,屬下絕對不會讓您從這里離開!

    “高小姐,”慕驚鴻松開了高縈的手,手里不知什么時候捏了一枚卦錢,高縈立即會意的擺起了架勢,一副要聽慕驚鴻指點的樣子讓宋彥林臉色變了也幾變。

    “宋大夫如果能沖破我的劍陣,我可以留下來。若不能,就帶著我追上去!

    慕驚鴻又站遠了幾步,朱唇輕啟。

    宋彥林眉心皺起了一個大疙瘩,僵持了許久,宋彥林還是認輸了。

    高縈不是他的對手,但若是加上慕驚鴻的劍陣,他就連三招也不能破。

    ……

    羊腸小道上,數匹悍馬飛踏而過。

    帝都之外,是高山峻嶺,人煙極稀少。

    因走的不是官道,路更難走。

    楚啇他們近百人的隊伍在小道上飛馳,塵揚翻天,很快就將他們的人身影掩沒在塵揚之中。

    夜很快就來臨,他們仍舊沒有走得多遠。

    “王爺前面有人,”前面探路的人返回來,高聲道。

    探子話音剛落,地面隱隱有些震動。

    對方來的不是一人,而是一群,速度極快!

    是東岐的人嗎?

    花謝影勒緊了馬韁,憂心重重的抬起眼睛,朝更遠處看了出去。

    也不知父親現在如何了。

    希望還來得及。

    花謝影掩蓋心底的焦急,目光平靜的盯著天邊出來的那些人。

    一個,兩個,三個……

    直到出現近百人,密密麻麻的擋在了前面,兩方的力量幾乎相等,應對起來也并沒有那么難。

    對方這是要來拖延?

    “小花大人尋機會先離開,這些人意圖很明顯是要拖延我們的腳步!

    楚啇抬手動了動腦袋上的斗笠,對身邊的花謝影提醒了一句。

    花謝影也想到了這個可能,瞇了瞇眼,看到前面打著馬走近了一些,認出了對方,花謝影臉色一沉。

    對方一身烏黑的鎧甲,手握長槍,眼神犀利的盯著楚啇。

    楚啇一身月白,又頭戴斗笠,很容易就認了出來。

    烏千梵看到這個對手,渾身的血液不由沸騰了起來!

    上次沒能分出個勝負來,這一次,定要將這個啇王踩在腳下,好讓他知道他們東岐真正的厲害!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