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981章 快意恩仇
        謝瑾小話嘮這一番告狀的工夫,以潘太妃為首的眾命婦們都已經趕到了。

    一群七八歲的小郎,真找自家的孩子還真費了好些眼。

    尤其潘太妃,真真的找了兩圈才把兒子給找出來,那還是因為第一圈掃視沒找著,急的她只好往宮里太監身上找。

    “你、你怎么穿著尋常的衣裳?”

    潘太妃看著并未穿龍袍,亦未穿常服的小皇帝,一身的世家公子打扮——唔,瞧這衣裳大些,衣擺都蓋在了腳面上,分明是穿了潘政的衣裳啊。

    “沒傷著你吧?”潘太妃撲上前,也顧不得問旁的了,上上下下的摸索,就怕沒了外傷,又受了內傷。

    “你這臉怎么搞的?!”潘徐氏咬牙上前,狠狠掐了一把潘政。

    不是不心疼自家兒子,實在是……

    看慣了,早就習以為常。

    哪天不帶點兒傷回去讓她瞅瞅,她都懷疑兒子病了,精力不濟。

    眾人紛紛上前尋找自家兒女,生怕被卷進戰場里受到波及,好在傷的也就那么幾個,而且不得不說潘政潘小七以一己之力,并不偉岸的身軀擋在了戰場的最前沿,承受了全部來自雙胞胎滿滿惡意的。

    至于其他小郎,全是因為站邊問題打到了一處。

    ……當然,并不是因為站皇帝的邊。

    小郎們也都沒見過小皇帝,根本也不知道是他。不過是看他站在潘小七的旁邊,拿他當潘家人了,一道嚼舌根,一道擠兌路九,到了打架的時候,自然他們就是一邊的。

    宮廷最講男女大防,年紀稍長一些的小郎和小娘子們這一次都沒請,不過都是六七歲以下的。唯獨潘政大些,還是因為跟在皇帝身邊,人家沾親帶故的。

    否則真聚到一處,無論是路家幾個兄弟還是謝家謝琰謝琪都能把迅速把局勢給一面倒踏平……

    謝家雙胞胎和路九是天然的一掛,平日里都是成幫結伙,今時今日更是為了路九出頭才有這么一架,路九自是責無旁貸的跟雙胞胎站一邊,與他們親近的雖都不在現場,可架不住人家從小摸爬滾打出來的,以一擋十不敢說,幾個小郎還不在話下。

    路九因為小未婚妻這霸道的屬性,親娘祖夫人為了他長大以后少被揍,給他拜了靳斤做師父,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夏練三伏冬練三九,真當親傳弟子教的。路家本來鐘鳴鼎食,書香門弟,結果以靳斤一己之力居然培養出來個武將的苗子——

    不得不說還挺有模有樣的,至少在這些貴族子弟身上得到了實踐,一個打十個!

    祖夫人看著自家兒子毛兒都沒傷著,雖說表面上很是自責,矜持,但心里還是很得意的。

    首先有那個實力,再者誰讓他們嘲笑自家兒子,不能因為打不過,就把原罪算自家兒子身上!是他們嘴欠,就該揍啊。

    在兒子身上,祖夫人體會到了蕭寶信快意恩仇的快樂!

    “你說說你這孩子,你阿爹這么些年教你的為人處事,學的知識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怎么就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看看,沒把人打壞吧——你們仨阿娘還不知道,那手下還有個輕重?打了幾個?”

    路九可不是只會動手的,更有腦子,忙道:

    “阿娘,哪里是我們仨打人,是他們十幾個打我們——還好琤娘和瑾娘沒受到傷。我還打他們,他們七個個打我一個,只不過我身上有功夫,沒傷著罷了!

    “阿爹教給我的,我可一向記著呢,始終以禮相待?墒窃鄄蝗鞘,也不能怕事吧?都打我左臉了,我還能把右臉湊過去?他們是拳腳功夫不行,嘴上可損著呢,損人不帶臟字,說的可難聽了。我便不為了自己,也得為了咱們路家、祖家,還有謝家出頭吧?”

    “說話太難聽了,皇上在這里聽著呢,皇上可以做證,金口玉言,阿娘你不信我,總不會不信皇上吧?”

    打架的時候還不知道誰是誰呢,路小九只當讓潘政那么維護的是他本家兄弟,誰成想竟是小皇帝。

    既然有現成的跳板放腳下,沒道理不踩上一腳。

    他就不信堂堂大梁皇帝還能當著眾人的面扯謊。

    建興帝年紀小,又不理朝政,朝廷上上下下都是謝顯一把罩,以至于這些個世家子弟貴族官宦都不把小皇帝放在眼里。

    尤其方才打架的時候,潘政是一門心思擋在小皇帝的身前,而小皇帝可是給嚇呆了,手都沒敢伸,就躲在太監的后面。

    路小九打心眼里就沒想過小皇帝伸手打的是謝家雙胞胎,二對二,對謝家雙胞胎公不公平。

    謝家雙胞胎那是什么無敵組合,他上去都不一定能打得過。

    他關注的只是潘政在一個人挨打,而小皇帝躲了。

    這是什么行為?

    這在民間,就是不義啊。

    如果說以前建興帝還是虛幻的一個皇權的代表一樣的存在,現在落地上了,跟個普通人家挨過謝家雙胞胎毒打的小郎也無甚區別,路小九已經沒有了敬畏之心,踢過來當墊腳石絲毫沒有心理負擔。

    祖夫人連忙扯了路九一下,忙沖潘太妃充滿歉意地笑笑,又對自家兒子怒道:“說什么胡話呢。你當都是你,說你幾句越發的不可收拾,居然扯上皇上。你呀,管好你自己吧!

    被強行拉出來做證的小皇帝臊的滿臉通紅:“倒是……沒說假話!碧唠,他怎么知道吃個瓜還能打成一片?早知道不笑那么大聲。

    雖說對不起為他沖鋒陷陣的表兄,可他不會撒謊啊。

    尤其當著一眾證人在,他若強行為自己臉上貼金,倒打一耙,以后還有何威信尚存?

    聽到這里蕭寶信都不得不佩服祖夫人母子倆打在臺面上這一套組合拳。

    也就路九吧,和她家那對雙胞胎扯不清楚,她一出面就是以大壓小,至于雙胞胎——沖鋒陷陣的能手,真動上嘴,真趕不上路九。尤其瑾娘,和她一樣的天賦金手指,有時候聽到的太多,又控制不住,分分鐘把自己賣了。

    蕭寶信愁這個,家里就這對雙胞胎腦子不好使,哪怕繼承了她們阿爹一星半點兒的智商也不至于每每用拳頭說話。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